兽药导购

主页 > 兽药 > 兽药-行业新闻 > 中国动物疫苗的2018!

中国动物疫苗的2018!

作者:佚名来源:中国动物保健时间:2019-01-01 09:11点击:

北京的这个冬天特别的冷,冷到让人怀念温暖,呼唤春天的到来。寒冬的说法,中国人讲了好几年,从华为讲到万科,从大会堂讲到餐桌上,从宏观经济讲到街头小摊。中国动物疫苗行业则不然,似乎是没有冬天的。庞大的养殖基数,复杂的疫病形势,政府的扶植引导,技术的进步革新,接近60%的毛利率,伴侣动物的新蓝海……整个中国动物疫苗行业保持了15年的高速连续增长,金融危机和养殖业的大幅波动都没能阻挡资本进入的脚步,一片火热朝天。

人们愿意相信,春天是美好的,可冬天终究会来。盘点和梳理中国动物疫苗行业的2018年,冬天来了,一下子就是深寒,可春天尚远。

寒冬正寒

一家正常规模的动物疫苗生产企业,3000万元人民币的营收就可以做到收支平衡,跨过生存线。据中国兽药协会统计,2017年不足这一数字的动物疫苗企业有近40家。

近十年以来,开工,投放产品,在市场中出现的动物疫苗企业保持在60-80家左右(按企业统计),总产能从2009年的2000亿单位到2018年突破到6300亿单位,供应全球绰绰有余。而近年中国养殖业规模有局部结构的调整(肉牛、羊、鹅等),大的盘面并没有改变,宠业的免疫率迟迟上不去,这导致了行业实际产能利用率多年不足30%,部分细分品种的产能利用率不足10%。行业在供应端处于严重过剩状态。

长期以来,动物疫苗企业严重依赖政府采购品种,整体上自主创新和研发能力滞后。按说经过2002至20007年的资源整合、投资热潮,应该早在08-09年盘整洗牌,进入良性发展期。赶上蓝耳病爆发,猪瘟和蓝耳病疫苗纳入政府采购,有超过40家企业取得了生产资格。本已评估待售的许多企业,又纷纷开工运转,强行续命。2017年,猪瘟、蓝耳疫苗不再纳入中央政府补贴的强制免疫,以猪疫苗为主的企业收入锐减。一部分企业再次面临生死挣扎。

同时,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动物疫苗行业的产业集中度已经足够高,头部企业通过工艺革新、自主研发并购、基本完成了产业布局,中牧、金宇已经排入全球前20,可以和国际动保企业一争高下。2017年中国兽药协会统计,销售额前十的动物疫苗生产企业占据了行业50%的份额。如果按照企业集团来计算,这一数字要达到66%,远远超过了二八法则,挤压了中小企业尤其是2012年以后新建投产企业的生存空间。

经过近20年的发展,动物疫苗行业的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工艺水平差距除了个别企业并未拉开。细分上,政采市场门槛越来越高,家禽疫苗市场厮杀完毕格局已定,特种经济动物的小赛道挤满,大动物、伴侣动物、水禽、水产等产品的研发、生产技术水平要求太高,失去政采船票的企业纷纷向猪转向或专攻大型养殖集团,甚至铤而走险玩违法定制。

大型养殖集团的饭本就难吃,动物疫苗的产品黏性较高,随着正大、牧原、圣农等以资本方式介入或自建工厂,辽宁企业转变采购方式,峪口成立疫苗采购运营公司,具备足够技术实力成为供应门槛。而违法定制,终究还是法外的歪路子。

更何况,外资企业在华生产布局基本到位,市场渠道也有发生深刻变革的倾向。

这一切,似乎酝酿了好久,在2018年展现的淋漓尽致,最突出的是如下几件大事。

1、头部企业布局完了,但纷纷增长放缓,有些企业放弃禽苗,冬天来了么?

在2017-2018年,受猪瘟、蓝耳的影响,领先集团企业部分已经出现下滑倾向。而根据行业相关统计,禽板块近三年基本稳定小有波动,猪板块整体连续微微滑落。

2018年,非洲猪瘟之前来看,领先集团企业纷纷增长乏力,新释放的市场空间并不能抹去猪瘟、蓝耳的影响。部分企业还被动或主动放弃了禽板块的业务。基本上可断定,整个行业的快速增长期已过去。即便头部企业,不靠并购的话,需要新的技术或产品爆发点。

口蹄疫、禽流感以及之前猪瘟、蓝耳等强制免疫产品占据了动物疫苗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故而,动物疫苗行业的头部企业班底基本是口蹄疫、禽流感企业,也就是原来的老十三家。这几年金宇并优邦收益康,天康长线冠界,瑞普买下华南农大生物,易邦引入正大,海利与阿根廷合资,中牧普莱柯合资,不外乎是要变成六条腿走路,或者和下游建立强联系,早期天邦买精华是往上走。根据国家发布的相关产业政策,在可见的技术视野里,蛋糕基本瓜分完毕。还有一些企业是一直在掌握上游技术资源,哈兽维科、中农威特、易邦、科前、特研背靠科研院所,齐鲁失去禽流感资质后深耕小众动物产品的研发,大北农、普莱柯、华威特属于自建研发中心。未必所有的企业一定能攀上头部,但起码可以活的不错。

大势已定的情况下,梯队形成。国内企业第一集团军的下线在10亿,有中牧、金宇、易邦;第二集团军的下线在5亿,有中农威特、天康、科前、瑞普、齐鲁、维科;第三集团军的下线在3亿,有乾元浩、温氏大华农、普莱柯、哈药疫苗、永顺、中生(中博、威克)、海利。余下除了个别靠独特专之外,泯然众人。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在2018年出现了企业关停。据传,有不少于10家动物疫苗企业在寻求出售和资本合作。冬天来了么?

2、长生之后,兽药行业从重处罚规定出台

长生事件之后,兽药行业违法行为从重处罚规定出台(农业农村部97号公告),直指违法添加,堵死了个别企业的不法定制路。

近几年,因为涉及国计民生,动物疫苗行业一直是监管从严监管趋严,引导行业有序发展。2018年,重大动物疫病产品生产企业生物安全相关政策的出台,GCP的实施,以及之前口蹄疫、禽流感企业布局规划的政策、针对禽流感产品违法添加技术标准的出台,都是在抬高市场准入门槛,或严打违法行为。

3、梅里众诚、中普,口蹄疫市场格局尘埃落定?

2008年前后,金宇完成口蹄疫产品革新后,口蹄疫的格局一直是金宇一骑绝尘,十分稳定。到2017年,猪用口蹄疫产品的获批,海利布局陕西,市场再起波澜,但基本稳定,中牧、中农威特、天康劳守第二梯队,申联、必威安泰份额较小。

2018年,Asia-I退出,口蹄疫疫病的防控形势基本稳定,可防可控。这一年,先是BI并购梅里亚之后接盘的梅里众诚项目奠基。之后,中牧、普莱柯同时发布公告,携手中信农业在保山厂进行合作。也只是现有格局内的再分配。如果没有颠覆性的技术革新,新来者的影响很难拼过十几年的市场耕耘。是否可以说尘埃落定?

4、核酸疫苗批了,可禽流感或者说禽疫苗的战场到了H9

2018年动物疫苗的一件大事是禽流感核算疫苗新药的获批,这是技术的突破。但短期内对市场影响不大。禽流感市场的稳定从2007年-2009年浓缩工艺的广泛应用就基本确定了。后来细胞源获批,水禽产品获批,增加3家企业,但只是第一、二梯队内部的名次略有变化,整体份额稀释。H7N9疫情后,产品上统一到二联三价,产品毛利变薄,客观上抬高了准入门槛,降低了企业进入的预期。

大的变化是在市场端。低致病性的H9成为了主战场。纵观2000年后新晋禽疫苗企业的崛起历史,基本公式是新城疫+H9+X+Y。2013-2017年间获批的禽疫苗,很大一部分是在这个公式内,唯一例外的是瑞普还有个新支,温氏大华农的正典专攻球虫。2018年从新药获批和临床来看,公式热点已经过去,公式产品基本成了标配,而5联似乎还很遥远。

H9的免疫抑制问题似乎有点像蓝耳,但H9变异快。市场上H9的产品大概是品种最多的,算上多联多价,十分复杂,目前还看不到像马立克、法氏囊的稳定产品格局。

不含禽流感政采和个别企业,2017-2018-2019的中国家禽疫苗市场十强企业估计是:易邦、BI、瑞普、普莱柯、温氏大华农、乾元浩、哈药疫苗、信得、齐鲁、哈药维科,门槛是1亿。

5、默沙东并购,动保巨头全部入华用了仅30年,羊窝已成狼窝

2018年底,默沙东全资并购浙江正力安拓,给国际动保巨头入华做动物疫苗划上句号。用了将近30年。这个时候,中国动物疫苗市场已经发生根本的变革,在研发、管理、硬件设施和工艺技术上已不可同日而语,许多地方已经达到了国际一流水平,成了“狼窝”。易邦年初做新品发布,关节炎、脑脊髓炎等产品,对准的竞品就是种鸡场的进口产品,底气十足。当然也要承认,动保巨头在许多方面还是领先的

动保巨头入华有三种形式。

一种是参股,不能持股过50%。最早是梅里亚,做禽苗,90年代与民星合资成立江西梅里亚,主攻活疫苗,然后是与中牧(原农业部南京药械厂)成立南京梅里亚,主攻灭活苗,还第一批获得了禽流感生产资质。诗华较晚,先是与华都厂合资做禽苗(50对50),沿袭了先贤的路子,亏损,让中资企业退出。但首农和中牧一样扛住了,没有像民星一样退出。诗华在与金宇谈了大动物的合作后,买了易邦关联企业诗华诺贝威64%的股权。其间礼来也来过,购买了必威安泰母公司中国动物保健20%的股份,后来又卖了。

第二种是买,在默沙东之前,硕腾买了吉林国原,做猪苗。

第三种新建,勃林格在泰州建了工厂,定在2019年1月中开工。

国产疫苗企业一开始向动保巨头学习营销、技术服务甚至产品包装,但梅里亚的入华直接带来了先进的产品和工艺技术、生产管理,打开了世界的大门。南昌和中华门外小行里51号院在2007年前迎接了不少国内企业交流学习,一如上世纪南京药械厂的风采。

6、非洲猪瘟,中小规模企业徘徊在生存线

2018年,非洲猪瘟传入中国,对中国养猪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对靠着集约化、免疫率提高释放的市场空间存活的部分企业而言,更像是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这些企业原本受行情波动影响较大,养猪规模结构性的变化,或许会直接导致他们彻底退出市场,加速整个中国动物疫苗产业的洗牌。这是坏事,对死亡的企业而言。也是好事,对整个产业的发展。

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他自然的周期。任何一个企业,都有他自然的生命周期。我们能做的其实有限。

寒冬真的来了,因为要等待春天。某种意义上而言,春天尚且遥远。


责任编辑:程少霞  

返回猪e网首页  返回兽药中心首页  返回论坛首页
兽药资讯 资讯列表 企业新闻 行业动态 企业展播 高端访谈
兽药技术 行业精英 人物博客 政策解读 行业会讯 使用案例 使用经验 专家论点 经营之道
兽药交流 兽药交流 新产品发布区 兽药GMP|GSP 政策法规 临床用药
论坛精华 版主推荐 论坛热点 今日话题 论坛新帖 网友日记 活动召集
猪病交流 病例图谱 疫情通报 圆环病 蓝耳病 口蹄疫 猪病大全 猪瘟 高热病 伪狂犬 副猪嗜血杆菌
国际动保 勃林格 梅里亚 派斯德 拜耳 杜邦 默沙东 礼来 辉瑞 海博莱 其它
兽药导购 抗生素 疫苗 驱虫药 中草药 消毒药 催情促孕 保健药物 防酶脱霉类 灭蝇灭鼠药 兽药原料
兽药专题 2012年度兽药企业口碑五十强榜单 腹泻 驱虫 口蹄疫 圆环病毒 蓝耳病 病毒病

锐奇数据

热门讨论

热门猪病

产品直通车

百度推广